【萤婶】灵力失控进行时

※一对笨蛋变成笨蛋情侣的故事

※“***”代表视角切换注意

※无设女婶注意

※与 @Nekko 的交换粮,最后商量的结果是主题作文“被窝”


***


“就是这样,今晚,睡一个被窝吧?”

“……”萤丸坐在我对面,难得的抖了抖眉毛,然后深深叹了口气:“要怎么样才能得出这个结论?”

在我还未开口之前,萤丸抬手按住我的肩膀,将我不知不觉凑过去的脸推了回去:“先不说应该还有备用的被褥,只有一个晚上的话跟国俊和国行挤一下也没什么问题,跟主上挤一个被窝是出于什么考虑才得出的结论啊!”

“切!这也不行吗,可惜!”

萤丸看着我鼓起的腮帮子,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情。

“而且,请主上更珍重自己一点,邀请男孩子与自己共眠是女生做的出来的事情吗?”

“可是,对象是萤的话……”

萤丸在我小声的呢喃中沉默了下去,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摆。“是呢,反正我也不在‘男孩子’之列,只是小孩子对吧。”

我眼睁睁的看着小小的萤丸“哒哒哒”的消失在转角,解释的话语卡在喉咙里,没来得及说出口。

“唉……”我深深叹了口气,史莱姆一般瘫在榻榻米上,“明明不是这样的说……”

那是发生在,大约午后三点钟的事情。

我坐在房间里望着门外的天空,在想事情,就看到雨柱哗啦啦的往下落。

愣了几分钟之后,我突然想起来,早上歌仙特地过来跟我打过招呼,这段时间大家要把被褥晒一晒,因为人数众多所以会每天轮流使用晒场,恳请我千万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不要引发大雨。万一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无法避免的会引起天气的紊乱的话,也请务提前必同大家打个招呼。

糟糕了啊啊啊!!!

我哀嚎着锤地,坦白从宽的话,可以争取从宽处置吗?在听到院子里的雨声反而变的更响之后,我深吸了一口气,放弃了抵抗。

最后的结果就是,这一天晒出来的被褥,全数阵亡。

在被数珠丸押着抄完十遍妙法莲华经之前,歌仙押着我去给大家道歉,并让我自己思考解决办法。

万幸晒出来的被单只是不大的一小部分,而大多数刀派也有所预料一般选择将刀派成员晒被褥的日期分开,大部分只要同兄弟挤一个晚上就能解决,大家也都认同了这个方案,问题在于……

来派的萤丸在晒被子的时候,顺手把来派那只懒癌监护人的被褥也晒出去了。

“跟我睡一晚又有什么关系嘛……”望着外边的大雨,我深深叹了口气。

以前明明不大会拒绝我的,从什么开始变成这样了呢。


***


“啊咧,萤,你的脸好像有点红哦?”萤丸回来时间比预料中早了一些,爱染看到萤丸的时候,萤丸正蹲在门边上,捂着脸。

“啊,难道说主上又对你说了什么?”

“……”萤丸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“该不会是,邀请萤挤一个被窝……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说中了?”

萤丸把脑袋埋的更低,然后极其不情愿的点了点头。

“嘛……不如干脆答应下来看看好了?”

萤从地上弹了起来:“开什么玩笑!一幅傻乎乎笑呵呵的表情,我看根本是在戏弄我,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……”

“从以前开始就特别粘着萤呢~”爱染笑呵呵的。

从以前开始,一直。


***


我是因为出类拔萃的灵力量被录取的,因为时之政府开出的优渥工资,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,但问题接踵而至。

天气异常、建筑崩坏、地震,简直像是要针对我一样,只在我的本丸,无故发生着各种各样的,原因不明的奇怪现象。知道原因,是在一个月之后的审神者等级测验。

在灵力控制测验中,我的得分低到令人发指。

这下一切立刻明了,整个本丸空间都是由灵力构筑、由灵力维持,强大却无法自控的灵力成了所有灾难的催化剂。

“南无妙法莲华……南无妙法莲华……南无妙法莲华……”我颤巍巍的拿着毛笔,在数珠丸先生的注目下一边念着经一边将经书上的经文全部抄下。

在发现我不会使用毛笔之后,每次抄经的道具,就全部改成了毛笔。

看着纸面上像虫子爬过的痕迹一样的歪歪扭扭的字,我恨不得将毛笔折断,然后将那笔杆子嚼吧嚼吧吞肚子里去。

“数珠丸先生数珠丸先生,我不能用钢笔抄写吗!”

“抄写的那么舒心的话,就算不上惩罚了不是吗。”

“数珠丸先生数珠丸先生,您的被褥是不是也湿了?”

“是这样没错,怎么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这绝对是公报私仇,公报私仇,哼。


***


“萤……萤……”灰色的世界中,只有一点亮光,萤丸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看到了一抹红色。

“萤,你怎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?”定了定神,萤丸看了看四周,自己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躺在檐廊上睡着了。“国俊……咦,我在这里做什么来的……”萤丸揉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,突然发现身上有一床毛毯滑落下去。

“我才要问呢,不舒服吗?”

“下雨天有点犯困……”萤丸疑惑的望着身上盖着的毛毯,“这个是国俊给我盖上的吗?”

“我来的时候就已经盖着了,我还以为是萤抱过来的呢。”

“这么大的雨,我为什么要特地带着毛毯到走廊里睡觉啊……”萤丸叹了口气,抬起头,从这里可以看到对面的房间,堀川和和泉守正在那边手合,木刀相碰,“砰砰砰”的声响夹杂着两人的呼喝穿透雨幕,一声接着一声。

而外面的屋顶,不知为何有一个大窟窿,所幸雨水没有漏进去。

“……”他想起来了。


***


“唉……”我深深叹了口气。

从中午到天黑下来,不过转瞬间的事情。

“……状态不太好呢?”还没反应过来,数珠丸就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,“应该没有生病。”纤细瘦弱的指尖透着些微的凉意,大概是连续的大雨浇灭了原有的高温,即使是夏天,温度也有些降过头了。

“没有啦!”我慌忙摆摆手。

数珠丸若有所思的顿了顿:“那么……是因为练习进行的不顺利?”

“何止是不顺利……”用同刀手合的方法练习灵力控制力的时候,因为失控而把人轰出去的审神者提着灯笼都难找吧……

而且因为那一次的灵力爆炸还导致小范围内的刀全部昏睡了……所幸终归是没有酿成大祸。我将现场收拾完毕之后,发现了躺在走廊里的萤。

想也是在刚好路过的时候被波及了吧。

“抱歉!”我双手合十,举过头顶。

按照我以往的性格,这个时候应该把这只小小的睡美人搬回房间,放进被窝,然后用王子的亲吻唤醒……唉唉,开个玩笑,先不说早上已经被拒绝过一遍了,本人肯定会超级生气的。

“主上……”数珠丸立身于我身前,阖着眼皮的双眸看不出来是不是看着我的方向。“如果您有烦恼的话,可不可以同我说说看?”

我愣了愣,歪头看了一眼哗啦啦下着的暴雨,一点减小的势头都没有,终于还是叹了口气,选择了妥协。

“其实啊,我……”


***


“灵力控制的练习?”爱染吃惊的张大了嘴巴,而萤丸只是肯定的点了点头。“看动作应该没错,就在那边手合室,应该有拜托某几振刀帮忙。”“哦,虽然主上会主动练习这确实令人称奇,可是这跟萤睡着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国俊也觉得稀奇对吧?有点在意,我就站在这里稍微注目了一下……然后一柄刀就朝着我的方向飞了过来……”“砸到萤了?”爱染紧张的凑了过去左瞧右瞧。“不是……从我头上飞过去了。”萤丸抬起头,伸手大致比划了一下,“然后我就睡着了。”

“……什么鬼?”

“大概是灵力的影响吧,不是常有的事情了吗,主上的灵力失控。”揉了揉好看的银发,萤丸起身拍了拍灰,盖在他身上的那床毛毯已经折叠整齐。

“我去把这个还给主上,国俊你先回房间吧?”

“哦!”挥手向萤丸告别。

控制力低到令人称奇,偏偏灵力量又这么充沛,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最糟糕的情况,如果控制力的练习能顺利就好了呢。爱染叹了口气。

雨势好像稍微小了一些。

萤丸站在走廊,不小心看着天空走了神。

心情好一些了吗?是因为谁……

……不行!不能想奇怪的事情,那不是他应该有的想法。

摇摇头甩掉不该有的想法,萤丸深吸一口气,抬起手准备敲门。

“我没有开玩笑,是喜欢!”审神者的声音却传了过来。“为什么连数珠丸先生也……”

“唉!”

喜欢?

“我真的没有开玩笑!每一次每一次,都没有开玩笑!我确定就是喜欢,就是那种,女生对于男生的喜欢,我没有……”

毯子掉在地上发出了声响,屋内的声音突然停住,明明没有什么需要心虚的,萤丸却毫无由来的转身就跑,等到审神者打开房门,看到的,就只有一床因为摔在地上而乱作一团的毛毯而已。

“……萤?”


***


“诶,今天可以不抄经了吗?”我擦擦嘴唇边上的墨水,惊讶的叫出声。

而歌仙,只是有条不紊的帮我收拾着桌面:“昨天没有睡好吧?”

“因为担心把唯一可以用的毛毯也还回来了的萤而完全没睡着……”

歌仙顿了顿,不晓得是在思考还是在组织语言。

“昨天……”

“昨天?”我抬起头,装傻,歌仙听着窗外突然变大的雨声,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“我从数珠丸先生那里听说了,我觉得,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。”

是吗,谁又能肯定呢。

明明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的,听到了,却如此迅速的跑开了,除了我的感情对他造成了困扰,以至于他必须避开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以外,我想不到别的理由。

还能是因为什么呢。

果然像以前一样,用玩笑掩饰过去就好了,至少,谁都不会困扰。

被拒绝什么的,装作习惯了就好,很简单对吧?

“重要的事总是用玩笑话掩饰过去,这是您的坏习惯。”


***


“……”爱染望着已经哗啦啦连续下了三天暴雨的天空,哼哼唧唧的踢着地板,又转头看向撑着头瘫在桌子上的的萤丸。

“萤,去跟主上和好吧?”

萤丸皱着眉头惊起:“……我们没有吵架啊?”

爱染拍拍桌子:“你看看窗外的雨!”

“那也不一定是因为我……”

“萤!”看着这两个人,总觉得特别焦躁。“本丸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,为什么萤就是不愿意相信呢!”

“并没有……”

“现在,这一刻,萤的焦躁气场已经肉眼可见了哦?”

“……”

“萤还掉毯子回来就很奇怪,主上说什么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天的近侍……是数珠丸先生来着?”

“我听到了……应该是告白的话语。”

“诶?”爱染吓得跳了起来,“主上终于鼓起勇气了?”“对着数珠丸先生说的……”

“嘛这样啊,我就说,因为那个人看起来是可以商量烦恼的类型嘛……”

“商量烦恼?”

“……萤你该不会以为告白的对象是数珠丸先生吧?”

“……”

爱染突然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,只有这个绝对不可能的啦哈哈哈!”“为什么国俊可以这么肯定啊!”萤丸抓狂的摇着爱染的肩膀。

“所~以~说~”爱染停下笑声叹了口气,“本丸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,为什么萤不愿意相信呢?”看着萤丸愣住,爱染又把他按回原处:“不过,也稍微安心了,既然萤丸对于‘主上向别人告白’这件事会感到烦躁,也就是说,对主上并不是全无感觉吧?”

“那是……”那是……咦,是什么呢?

“我去确认!”思考无果的萤丸干脆跑向了审神者的房间,一个人思考没有结果的话,就向另外一个人确认好了。

“确认?”爱染呆呆的看着那个小小的大太刀飞快的消失在门口,微微叹了口气,“主上也……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

***


“话说回来,为什么是萤丸殿下呢。”歌仙仔细的将纸笔放进柜子里,然后将积攒的文件放在我桌面上。“暂时不用抄写经文,但也请您将积攒的文件处理一下。”

“……好!好好好!”我高举双手,立刻赞同。政府文件什么的,可比那妙法莲华经好懂多了,最重要的是,我不用再用毛笔写字了!

“所以,刚才的回答是?”

“哎,我不是回答‘是’了吗……”看着歌仙越来越微妙的表情,我突然反应过来,是关于萤丸的那个问题。

“唔……就算突然问起来我也很害羞啊!”

“害羞……主上不说清楚的话我们不就没有办法帮您了吗?”歌仙将整理好的文件推到我面前,我一巴掌拍着文件凑到歌仙面前:“诶?会帮我吗?”

“至今为止大家一直都在尽力帮您哦,只是您没有发现罢了。毕竟你们两个真是……”真是看着就让人急躁啊……

我坐回去,缓缓蜷缩成一团。“雨……”

“雨?”歌仙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,连绵三天的暴雨还在下个不停,不明白我在说什么。“歌仙也在的吧,萤丸显现的时候。”

“啊……有点印象,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呢,细节我也记不清了。”

顿了顿,我深吸了口气,望向院子里,密密麻麻的雨柱。天空依然阴沉沉的,雨水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,院子里的植物也因为连绵的阴雨,开始显露出一些疲色,再不让雨停下,恐怕不止是田地里的,连这里的植物也要淹死。

“萤丸显现的时候,也下着这样的大雨,但就在他显现的那个瞬间,雨停了。”

说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……歌仙摸着下吧,努力回忆着当时的细节。

“雨停之后,立刻就是晴天,那个时候光刚好从我背后照进来,落在他的脸上……”这件事本来应该要直接说给萤听才对。我突然有些沮丧,为什么说不出来呢,说出来的话,事情就会变好吗?

咦?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漫上心头,我下意识向关着的门看了一眼,换来歌仙一个疑惑的眼神,我急忙摇了摇头。应该是错觉吧?

“那个瞬间,我看到的他的眼睛,太过漂亮,像发着光玻璃珠一样……啊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,那个……”想了想,我努力在心中寻找那个最适合的形容词。“对了,就像……黄昏时分聚集而来的萤火虫……”

“清澈,闪亮。”

“啊,我想起来了!”歌仙拍手,记忆突然清晰起来,那时歌仙还因为我的举动吃了一惊呢,一边大喊着“这太不风雅了”一边慌张的要将我拉开,之后大概是……习惯了,也忘记了吧。“那之后主上突然冲过去捧着萤丸殿下的脸……”

“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!”我慌张的手舞足蹈,还是歌仙喊着“冷静一点冷静一点”,才好歹将我的行动停住。

“主上并不是开玩笑这件事我明白了,但是……他呢?”

“……”我蜷缩成一团,只把脸埋进膝盖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***


“那个瞬间,我看到的他的眼睛,太过漂亮,像发着光的玻璃珠一样……啊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,那个……”审神者的声音顿了顿。“对了,就像……黄昏时分聚集而来的萤火虫……”

像他的审神者说的一样,毫无来由的,雨水停了,他伫立在审神者房间前面好一会儿才发现。

脸颊有些烫的惊人,啊啊,是因为这烦人的雨水……生病了吧。

他的主人,他的审神者,有着一个坏习惯,总是将重要的话用玩笑粉饰,将一颗真心半藏半露。

他看不清,抓不住,便无法控制的感到无比烦躁,回想起来,他似乎还从未细想过这情感的来源,在认定了那些毫不掩饰的告白是不含真心的玩笑之后,她喜欢谁、同谁告白,应当都成了与他无关的事情,不是吗。

“咦,歌仙,雨怎么停了……”审神者反应过来什么,屋子里的声音停住。“我不知道,您说呢。”

“……咳咳……”戛然而止的声音带着隐忍的咳嗽,“主?你怎么了,主!”歌仙一下一下拍着审神者的后背。所有顾虑与涩然瞬间烟消云散,萤丸瞬间什么都无法再思考,他“唰”的拉开门冲了进去,他的主人倒在地上,脸色苍白。


***


意识有些模糊,我隐隐约约看到些微的白光,伸出手想抓住,但一无所获。那不是能用手抓住的东西吧?我居然在梦里自嘲起来。忽然,浅绿色的光芒从地面上升起,围着我歪歪扭扭的旋转起来,啊,这个的话,就可以抓住了吧?

伸出手,那绿光没有逃跑,小心翼翼的落在我的手心里,我宝贝的捉住,然后缩回面前,满心期待的打开手:

“不准备负责的话就不要随便抓我!”长着萤丸脑袋的萤火虫气愤的看着我,用它的六只脚踢我的手心。

“啊啊啊啊……萤丸变成萤火虫了啊!!!”我吓得惨叫。

“啪”,感觉手背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,我缓缓睁开了眼睛,这才意识到刚才只是在做梦,向手的方向看了一眼,发现是萤丸的脸,光速收回手,钻进被窝里。

“唔唔唔!”

“在说什么啊!”

“唔唔唔唔唔唔!”

“所以说主上在被窝里我听不到!”被子被掀开,我现在的样子大概像个受惊的刺猬吧。

“我说梦话了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望向萤丸的方向,他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。说了吧……绝对说了吧……

深呼吸,既然如此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:“我说了什么?”萤丸沉默了一会儿:“叫了……我的名字。”“……就这样?”

“……就这样。”可是为什么萤丸你……微微错开了目光?

“说起来我……为什么晕倒了?”

“雨。”萤丸绷着脸。说起来,从我醒过来开始,萤丸好像就一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“萤不喜欢雨吗……抱歉……”“不是!”他飞快的否认。“维持那场大雨需要耗费相当的灵力,主上是因为灵力不支晕倒的。”

诶?

“灵力失控到体力不支,主上你是笨蛋吗?”

“对不起!”我毕恭毕敬的对着萤丸土下座,这件事完全就是我的不好。“如果想要练习灵力的控制能力的话,就叫上我啊。”

诶?

我惊讶的抬起头,萤丸没有看着我,微微侧过去的脸,被朝阳一样温和的阳光照亮,阳光下的那双眼睛,是我所熟悉的,漂亮的萤火。

“喜欢……”脱口而出的话蓦然停住,他好像吓到一般,微微惊讶的张开嘴,我可耻的,在这种时候羞红了脸。

不行不行,玩笑已经够多了,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说出来……

“我……”他微微睁大了眼睛,似乎对我接下来要说的话,怀着些许期待。

我缓缓向他伸出了手,轻柔的捧住了他的脸颊。

“我……我喜欢萤的眼睛!”不是这个啦笨蛋!

“只是这样?”他只是配合着我的动作,微微抬着头看着我,同我们相遇的时候一样,不闪不避,只是这一次,他眼睛里的光似乎有些暗淡了下去。“我啊,大概是喜欢主的哦。”

诶?

苦心建立的防线轰然倒塌,我转身想跑,萤丸只是轻飘飘的丢下一句:“现在跑的话,就真的结束了。”迈出的腿缩回来,我毫无骨气的一步一步又蹭回他的面前。

乖乖正坐在萤丸面前,我拿出十二分的虔诚,老实且认真的低着头:“对不起……喜欢的是萤丸本人。”

如果说这是好不容易说出口的,不含任何玩笑意味的告白,也太微妙太没情调,在心底演练了无数遍的告白场景,可不是这样的啊……

事已至此,那就按照我心中的标准再来一遍!“至今为止都用玩笑盖过去了对不起,我喜欢萤,喜欢!”

气氛忽然沉默了半晌,我低着头闭着眼睛,不敢去看萤丸的表情。如果被拒绝了怎么办,这共处一个本丸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……

然而,我似乎听到了他仅仅只发出了一声气音的,隐忍的轻笑。

“我大概是喜欢主上的。”

他这么说,我筱地抬起头,呆呆看向他。大约是预料到了我的行动,他对着我眯起眼睛,微微翘起嘴角。不等我回答,萤丸突然从正坐的姿势换成了盘腿,然后舒了口气。“啊啊,果然是这样吗,总觉得一下子舒坦了。”

诶?

“在门口听到主上疑似在跟数珠丸先生告白的时候,我就觉得奇怪了。”

“数珠丸先生?哎,我没有跟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萤丸轻飘飘的打断了我。“是我误会了,我只是觉得奇怪,我居然会觉得难受。那是,被人类称为‘嫉妒’的情感吗?”

我呆呆的看着萤丸平静的向我诉说,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以确认这不是梦。

“仔细想想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主上‘捉弄’的对象,一直只有我一个而已。”

“那个抱歉啦……我没有捉弄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萤丸再一次打断我,伸手敲了下我的脑袋,“谁让我的主上是个笨蛋呢。”

总觉得,胸口有一种温热的情感,连带眼角也被什么温热的液体湿润。

萤丸正襟危坐,开始将我的“罪状”一一列举。

“不过啊,不管是谁,一直被捉弄的话都会生气的吧?”

“呜……对不起!”

“就算是认真的,邀请男孩子与自己共眠也是不可以的!”

“呜呜……对不起啦……”

“灵力控制力不行这件事要多加练习!”

“是!”

“所以……以恋人的身份,再对我说一次吧。”

“呜呜……嗝……诶?”

“别因为这点事情就哭呀!”

“我还以为绝对会被拒绝呢,嗝……呜呜呜!”我再也忍不住,一把扑向小小的付丧神。“一起睡觉吧!在被子通宵聊天到睡着,然后一起迎接第二天早上的阳光……”

“……”萤丸眼神微妙的抖了抖眼角。也是呢,他的主人怎么可能往那个方面想呢,毕竟她可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呐。

“嗯。”嘛,反正接下来的事情他可以慢慢教给她,不坦率的性格他可以纠正,差到令人发指的灵力控制可以练习,没什么需要担心。“不过在那之前,主上是不是应该先帮助歌仙他们清理一下淹死的农作物呢?”

“在这里结束?”我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,我们刚才是在告白吧?是在告白吧?

“我和您一起去,一起努力吧?”其实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,他们平时也是这样。仅仅只是立场的转变,竟然可以让他如此安心。

“是呢,相拥入眠,然后一起迎接第二天的阳光……”他居然,也开始期待了。

(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拾伍司个人作品的索引(2018年)

 
评论(7)
热度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