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刀舞零代计划】《共生之约》——归燕之章(四)

归燕之章(一)

归燕之章(二)

归燕之章(三)

归燕之章(五章完)


※以药婶为主线,讲述其他婶的故事,内容偏正剧

※大体上来说……是个玻璃渣(大概吧)

※零代企划背景,企划详细:【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】零代计划

※圈主页:  @零代计划 

※压切婶是与 @蚕之箱庭  家的婶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十四

 

“你不会攻击我。”林渊不知为何笃定,药研看到周围那仿佛老胶片一样的景色幻象缓缓褪去。站在他面前的,他正用刀抵着的,赫然是他的主人,浅野薰。

薰微微笑着,右手却不知为何随意的缠着绷带,鲜红的血将那随意的包扎完全浸透,啪嗒啪嗒的往下滴。

“大……将?”几秒钟的迟疑,“薰”突然举起了手中的枪,“砰”!药研感觉到胸口有些疼痛,低头才隐约看到,有什么穿透了自己的胸口,尽管因为结界的影响,他并不能看清伤到自己的是什么, 但那……绝对不是枪伤。

“药研!药研!发生什么事了,药研!”不知为何,无论薰再怎么呼喊,屏幕中的药研都好像听不到她的声音,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物一般,几乎一动不动的盯着林渊。

趁着薰愣神的功夫,长谷部风一般冲过来,刀背劈在薰的手背上,手枪脱手飞走,被长谷部一刀两半。“你现在没空担心别人的吧?”

最后一把武器也被破坏,穷途末路。薰坐在地上,看着被劈成两半的枪,攥紧了拳头。

“薰殿,你已经没有武器了吧。投降吧,只要你离开这里,我们也不会穷追不舍。”刀尖抵在薰的喉咙,长谷部稍稍用力,便有鲜红的液体顺着刀剑流下,甜腻的气味瞬间在空气中弥散开来。

薰咬住嘴唇,没有回答。

她深深吸气,毫不犹豫的抬手握住了长谷部的剑刃推向一边,立刻迈步向前,直将另一只手探到了长谷部的面前。长谷部直觉不好,下意识向外抽刀,但薰握的死死的,仿佛全然感觉不到手心的疼痛,长谷部看着鲜血顺着刀尖潺潺往下流,啪嗒,啪嗒。

都这样了还想以血肉之躯抵御他的剑刃……她疯了吗?

薰探过来的手摸到他的额头,发出淡淡的蓝光,强制刀解?长谷部猛的将自己的刀刃从薰的手掌心中抽离,即便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刀刃划过骨骼的触感,也丝毫不敢犹豫的又向薰的狠狠刺了过去。

薰没有躲开,准确的说,她没有躲。

于是,那柄闪烁着美丽冷光的打刀,从薰的腹部,深深贯穿。仿佛早就料想到了他的行动一般,薰一把抓住长谷部的手,将他按在刺进她身体的刀剑之上,纹丝不动。

“同汝之刃贯穿吾之血肉,以吾之力散尽汝之身躯,如樱之华尽散芳菲凛然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长谷部的话没有说完,他没能说完,身体就像樱花一般,在空气中骤然飘散。

“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不知道是哪个内脏受到了损毁,疼痛猛然间铺天盖地,薰支撑不住,重重跪在地上,她高高弓着背,不断咳血。

现在拔出来她大概立刻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……薰强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下,一手试图握住她体内的“压切长谷部”,手中的血同腹部的血交融,将整块地面都染成了绯红。

人的血……能够流到什么地步呢。薰迷迷糊糊的,思考着不合时宜的话题。

“药……药研……”薰撑着最后的意识,抬头望向空荡荡的古董店,那里被幻术和结界保护着,她是什么都看不到的。

突然,她听到了一声“叮铃”。

那声音远远的,仿佛从天际传来,薰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,那是一只青铜色的铃铛,从她已经破破烂烂的口袋里掉了出来,在血泊里叮铃叮铃,朝着店铺的方向咕噜噜滚了过去。

“……”

“滴答”,像是什么滴落的声音,发现眼前的景色变得模糊,薰才反应过来,那是自己的眼泪。“燕……”薰撑着这具奄奄一息的身体,一步一步的,往铃铛的方向爬过去,那身后留下的血痕,仿佛开满彼岸花的小路,最终一定会,通向地狱吧。

 

十五

 

“哟大将,我是药研藤四郎,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啦。”

初次现形时候她的表情,他还清晰的记得。

她握着什么,站在那里凝视着他,几乎一动不动。药研被看的有些不自在,又朝薰挥了挥手,“还……还好吗,大将?”

薰摇了摇头,眼泪“哗”就出来了,她伸手将他拥入怀中,在他耳边喃喃:

“欢迎回来,药研。”

那时他明明刚刚现身,她说的却不是“初次见面”,而是——“欢迎回来”。

她将手中握着的东西塞到药研手里,他才看清楚,那是一把手术剪,低头发现原本应当放在他医疗包里的剪刀竟然并未跟他一同显现,那时便察觉到了某些异样的违和感。

然而薰……从未主动提起。

*

他听不到任何声音了,连同模拟屏也消失不见。

“哈!”凭着本能挥出一刀,药研后退几步,摸着刀刃将胸口的匕首拔出来。虽然看起来是在很可怕的位置,但林渊的力气不足以将他贯穿。

不过有一点疼罢了。

“呐大将,你还记不记得……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……”攻过来的幻象当然不可能回答他。“为什么……你哭了呢?”幻象的手顿了顿,药研向前一步,一把刺向“薰”的手臂,那手感却只像是刺中了空气。

落空了?他以为那个幻象是林渊将自己的模样变化成了薰……猜错了?

挥空的一刀被挡开,药研警觉的后退。

不对,林渊还是林渊,无论是挥刀的动作还是速度,都无法同真正的薰相比,应该是,幻象同本体的位置是有偏差的。

林渊的刀稍长,恐怕比他眼睛看到的薰拿着的模样要稍微长一些,而这个长度,就是偏差的距离。

距离……

回想一下,刚才从模拟屏看到的林渊……刀的长度……机会只有一次,如果失败的话,林渊怕是又会改变战术,这样就麻烦了。薰虽然在人类当中也算厉害,但对上付丧神……在没有他掩护的情况下,怕是会陷入苦战。

一定要没事,薰。

“哈——”堵上一切的一刀,目的并不在于挡下她的攻击,而是在触碰到刀刃的一瞬间错开位置,擦着刀刃向前……

“咔”,药研清楚的听到了刀刃触碰到什么的声音,抬掌朝着那个方向狠狠推了过去。

“咳……”一声猛烈的咳嗽加上凌乱后退的脚步声,看来是打中了。估算着距离迈步向前,手掌摸到一张脸将其狠狠按在地上,刀尖不偏不倚,刚好抵在了林渊的脖子前边。

虽然偏差的影像看起来有些奇怪,但那个幻象,也在他将林渊推倒的瞬间消失。

“抓住你了。”

林渊的刀脱手滑向了一边,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刀架在他脖子上的药研,不知为何微微笑了笑。

“啊……结束了啊……”

声音同画面都缓缓回到他的脑海,她听到薰带着哭腔,气息微弱的,叫着他的名字:“药……研……”

模拟屏也啪嗒啪嗒的闪着蓝光回归,药研看到薰的屏幕,一双沾满鲜血的手,一步一步的,在往店铺的方向爬过来,薰忽然低下头,猛烈的咳嗽起来,清晰可见插在薰腹部的那把刀,大约是……压切长谷部。

薰?

“快把幻术解开!”药研大吼着,刀刃又深入了三分。

“抱歉,我做不到。”林渊依旧笑着,脸上没有一丝畏惧。那大概……是绝望到最后,已经怎么样都好了。

“杀了我吧。”林渊看着药研的屏幕,轻轻闭上了眼睛。那一刻,他多想一刀将她的脖子切断。

 

十六

 

“喝!”反手将林渊劈晕,药研转身冲向门边,他可以看到模拟屏中的薰就在他面前,但他伸出手,依然什么都触不到。可恶……要怎样……到底要怎样……

“药研……”薰撑着门槛,将自己的身体支起来,药研看到薰手中握着什么,被鲜血染成鲜红。

“抱歉……药……研……”薰失去意识,重重的摔在门槛上,手中的物体也摔落在地上,咕噜咕噜咕噜,朝着他滚了过来,药研这才发现,这是林渊给她的那个铃铛。

“……”药研一把捂住了嘴唇。眼泪……顺着鼻翼不断滑落,他感觉到有什么声音要从他的喉咙喷涌而出,如果不这样压住的话……一定……一定,会发出不成文的呜咽吧。

口袋里有什么在发热。

他愣了许久才意识到这一点,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泛着光的东西,药研发现是薰拿给他的另一个铃铛。“这个……”难道说……他立刻抬头,薰的铃铛突兀的停在了结界的边缘,同他的一起,微弱的泛着光。

药研急忙将自己的铃铛放到与薰的同一位置,瞬间,整个结界仿佛纸盒,从铃铛的位置向四周燃烧殆尽。

“薰!”药研冲过去探了探薰的鼻息,虽然气息微弱,但还有呼吸。

“喂,医疗班吗?2006年安林街区,坐标已从地图发送,目标大量出血,意识丧失,战损度S级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薰……大将气息微弱,请尽快,拜托了!”

医疗班很快到来,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七手八脚的将薰抬上担架,药研回头看了一眼晕倒在地上的林渊,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着薰一同走入了传送阵,林渊已经失去长谷部了,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吧,等薰醒过来,再做善后工作也不迟。

周围的景象很快变成研究所,药研跟着推车跑了几步,看着忙忙碌碌的医生们,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。他那点医术用在战场上急救还可以……如此重的伤,基本上帮不上忙。

大约是他浑身是血的呆站在走廊里的模样有些渗人,有个小护士怯生生的过来搭话:“那……那个……药研先生,您要不要先去治疗组那边手入一下?”

药研回过神,看了看自己的手,又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口。

“没关系,这不是我的血……”说到一半的话突兀的断开,药研歪着头,盯着小护士看了一会儿,最后只是握紧拳头:

“拜托你带路了。”

小护士使劲点了点头。

大将,可千万别死啊,死了的话,就什么都结束了。

 

十七

 

白光,什么都看不见。

薰低下头,看到自己的双手,蓝色的液体从手心和腹部滴落,不知道为什么,薰立刻意识到,那是自己的血,明明是天空一般澄澈的蓝色。

薰按了按腹部的伤口,疼痛……已经感觉不到了,尽管蓝色的液体还在潺潺往下流。

只是……有一点困。

“……”

恍惚有谁在叫自己,薰撑起眼皮,一步一步的往前走,身后的蓝色液体,像一道长长的丝带,在她的身后蜿蜒盘踞。

“薰殿。”

深灰色头发的男子站在那里,一只手贴在胸前,抬头望着另一个方向。他明明神情肃穆,薰却无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无限柔情,好像在等着谁,又好像在跟谁道别。

是……是谁?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……但是记忆又是那么的模糊不可见。

“浅野小姐。”这一次她听清楚了,男性动了动嘴,而声音,正是从他身上所发出。

是谁来着……有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,啊……对了,是她的……任务对象?

“长……长谷部君……”张开嘴,那个名字的发音不经思考就可以从喉咙里发出。

“长谷部君,对……”

“不必道歉。”闭上眼睛,长谷部缓缓转过头,待他再一次睁开眼睛,已经平静而释然。

“我也不会道歉。”

有一颗种子在薰的心底破壳而出,正在生根发芽,准备着散叶开花。

“与你一样,我也不过是为了自己所想要守护的东西,在战斗而已。”

长谷部抬手指向某个方向,薰抬起头,看到有个女子抱着一把打刀,然后将它交给了什么人。

“从她将我换出来开始,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”

“时间到了,您赢了,仅此而已。”

赢?对了,她战斗了,受了很重的伤,然后……然后?

“对了,您在这里做什么?那把一直跟在您身边的……”

啊,不行,好困……好想就这么……闭上眼睛……

“不行,不可以睡着!在这里睡着的话您会……那把药研藤四郎也在等着您吧?”

在……等她的人?意识在渐渐远去,脚下的蓝色液体越积越多,薰摇晃着身体,眼皮缓缓的,缓缓的合上。

啊,多么令人怀念的发音,光着回想着,就觉得有什么在心中满溢——药研,药研。

“大将……大将……薰!!”

天花板的灯有些刺目,薰花了一点时间才适应过来,她看到了一双氤氲着水汽的紫色眸子,有什么晶莹剔透滴答落在她脸颊,滚烫。

没有受伤的左手被谁紧紧握住,有些疼。

“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薰突然笑了,虽然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气音,但药研依然从握着的双手感觉到了微微的颤动。“一点都不好笑!”

“对……”刚出口的话生生顿住,薰突然想起长谷部的话:“不要道歉。”是啊,对那些人拼尽全力的崇高战斗,她不该用道歉,将他们的努力、他们的挣扎否定。

“呐,药研……再叫一次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的名字,再叫一次。”

药研颤了颤,扭过头去将脸上的晶莹剔透全部抹去,薰看到他耳朵上的绯红,忍不住弯起嘴角。

“还有心思开玩笑……你知不知道自己差一点就死了……”害羞的少年别扭的看着别处,顿了顿,还是念出了那个她期待着的音节:“薰。”

紫色的双眸倒映着夕阳的光,站在夕阳下边的那个少年,就是她的太阳,她的光。

“长谷部君呢?”

药研抬头看向壁龛的方向,没有刀鞘的长谷部静静的摆在那里,薰知道还没有被处理,轻轻松了口气。薰试着抬起右手,手心缠着厚厚的绷带,而左手……正被药研牵着,大有再也不放开的架势。

“大将,伤好之前我可不会放你去执行善后工作。”薰抖了抖,乖乖又把手缩了回去。哎呀,完全被看穿了……

“药研……我最后的时候……手中有没有握着铃铛?”

“那个……”相互交握着的手紧了紧,药研轻声叹了口气。“留在了2016年。虽然我不知道林渊为什么要把破解结界的钥匙交给你……但多亏了这个,我们才活下来了。”

薰抿着嘴唇,握紧了药研的手。

“如果大将死了,我就自请刀解。”

“我……我知道了啦。不过那个,说实话……”薰咽了口口水,小心翼翼的吐出想说的语句:“我希望……即使我不在了,药研也能接受新的主……”

“我拒绝。”药研几乎毫不犹豫,伸出手狠狠弹了一下薰的脑袋。“如果你死了我就一把火把你研究室里的资料全部毁掉,让你至今为止的努力全部白费。

“唔……真过分呐……”

“说到底不管为了什么……人都死了的话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。哼,我还没有宽容到你乱来到那种程度还会原谅你!”

薰许久没有回话,药研瞥了眼薰的表情,天空一般的浅蓝色眸子里氤氲着水汽,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,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虽然想这么说,当时也没有办法吧……我看到了,刀和枪都碎了呢。拼命努力过了呢,大将。”有些薄茧的手温和的摸了摸她的头发,薰咬着嘴唇,努力忍住想哭的冲动。

她活下来了,活下来了。

(未完待续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打完了,感觉怎么样?哎,回看打斗总觉得干巴巴的,感情铺垫也不够

因为是别人家的婶所以发挥上还是有所限制,很多事情从薰的视角解释不清楚

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本家的主线哦~

接下来也会继续改进哒


拾伍司个人作品总索引(2017年)

拾伍司的新浪微博

长期有用的质问箱:质问箱



 
评论(15)
热度(21)
  1. 零代计划拾伍司(154) 转载了此文字
    【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】零代计划 长期招募